<td id="yq6sg"><source id="yq6sg"></source></td>
  • <xmp id="yq6sg"><samp id="yq6sg"></samp>
  • <menu id="yq6sg"><input id="yq6sg"></input></menu>
    <samp id="yq6sg"></samp>
    首頁 > 資訊 > 行業動態
    瓦楞包裝印刷的數字時代:國際紙箱巨頭們紛紛布局數字印刷賽道 其市場前景如何
    www.cabsinpune.com2021-09-08 10:07:09印刷周刊(作者:Simon Eccles)

        一直以來,瓦楞紙箱和展架類包裝都是采用數字印刷技術的先鋒行業,該市場對數字印刷的采用率遠遠領先于市場規模更大但更受種種限制的彩盒行業。對此,行業專家往往有幾種不同的解釋,但總體來說不外乎不同數量、交貨時間、供應鏈、質量期望,以及管理態度和靈活性等原因。

        數字印刷可以在印刷或后印生產中取代膠印或柔印,盡管每種都需要非常不同的配置。預印只是印刷面紙,然后將其與瓦楞卷紙粘貼。它使用卷對卷噴墨印刷,一般而言是相對簡單的放卷-張力-收卷介質傳輸。后印是指對瓦楞紙板直接印刷。它需要重型的單張進紙和傳輸到收紙系統來處理大、厚、重但相對較軟的紙板。裱紙則是兩者的混合,它印刷在紙張上,然后與瓦楞紙裱貼。通常而言,是在高光紙上進行膠印,用于高質量的零售盒或展示包裝,因此稱為“膠印裱貼”。

        超大幅面的噴墨印刷機的優勢之一是它們可以印刷的紙張幅面,甚至可以比最大的膠印機的幅面還要大得多。往往用于最大型零售商品(例如大電視、割草機等)的紙箱可能需要裱貼兩個或多個膠印紙張以覆蓋整個區域,但一臺大幅面的數字印刷機可以做到這一點。

        第一個后印噴墨印刷機是帶有多通道噴頭和手動加載或重型自動化系統的UV平板印刷設備,可直接對瓦楞紙板進行印刷。這些印刷機通常表現都不錯,特別是因為它們可以直接在比任何膠印機幅面都大的紙張上提供媲美膠印的質量。然而,UV油墨在食品包裝和多通道噴頭周圍的使用限制意味著UV平板的吞吐量較低。即使是非??斓腎ncaDigital的OnsetXHS系列也只能在3.2x1.6m的紙張上每小時生產283張全尺寸的紙板。

        在過去的十年中,我們也充分見證到了高速單通道噴墨印刷機的發展,這些印刷機配備更加穩定的進紙裝置,其吞吐量遠高于UV平板所能達到的吞吐量,它們每小時可處理數千張紙板。

        瓦楞包裝巨頭們紛紛步入數字印刷賽道

        斯沃瀾集團首席執行官尼克·柯比在2019年12月的史密瑟斯包裝數字印刷會議上發表了講話,這是新冠疫情造成封鎖前的最后一次面對面的活動之一。斯沃瀾集團旗下包括斯沃瀾印刷公司,這是一家專門為紙箱包裝生產商和包裝公司供貨的貿易印刷商;還包括斯沃瀾紙與紙板公司,后者則通過與邁凱倫包裝的合資企業CorrBoard生產瓦楞包裝或展架。

        柯比說,“瓦楞紙的數字印刷成本可能昂貴,但有新的機會。當瓦楞紙箱與數字印刷技術結合時,可以帶來更強的結構設計能力,從而為我們創造更多的市場機會,尤其是那些過去因為傳統印刷無法完成的訂單與作業。”

        斯沃瀾印刷公司使用多通道的HPScitexFB10000噴墨印刷機進行瓦楞紙的數字印刷作業。這些對他們目前的訂單而言很有成效,但柯比也對出現的更快的單通道數字印刷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單通道的單張紙數字印刷機的質量可與膠印相媲美。它在中短單方面更具有競爭力,并且用途廣泛。速度可以達到6,000平方米/小時,因此是多通道印刷機速度的10倍。然而,成本還是很高的。這些設備的占用空間很大,考慮到其設備的吞吐量,還需要大量空間來存儲瓦楞紙板,所以整體成本會相對高一些。”

        惠普(瓦楞紙包裝數字印刷系統)戰略客戶經理蓋伊·湯普森說:“我們在瓦楞包裝行業的客戶在新冠大流行期間實際上做得很好,因為很多工作都與食品有關,并且疫情期間的需求暴漲。電子商務也在采用更多的瓦楞紙箱。所有人都說瓦楞包裝業務正在增長,并且數字化的趨勢會越來越強大。”

        他指出,對于包裝加工行業而言,無論是折疊彩盒、瓦楞紙箱還是軟包裝,印刷在整個過程中都是相對較小的部分。“他們還需要考慮制作瓦楞紙板、模切、糊盒、組裝等。自動化、自動進紙器、傳送帶等很多,其程度足以讓商業印刷商感到驚訝,此外還涉及到很多MIS和其他軟件。購買數字印刷設備的原因之一是解決企業發展過程中所遇到的瓶頸。”

        湯普森表示,與數字標簽印刷最初對小公司/小批量精釀啤酒和果醬的吸引力類似,數字印刷非常適用于這些商品的瓦楞紙展示包裝。然而,一些最大的品牌也發現數字印刷的靈活性對他們有很多不同的子品牌非常有用,這些子品牌或多或少使用相同的包裝,但用于不同的市場,或者是針對不同消費者的不同配色方案,如烤面包機和水壺。“品牌商甚至還可以為即將舉行的特定活動立刻更改設計。”

        在過去的五年里,也就是自2016年德魯巴以來,瓦楞紙數字印刷設備制造商及合資企業的格局市場發生了很大變化。例如,博斯特短暫進入瓦楞紙數字印刷市場,但最終退出,并計劃通過其Mouvent噴墨業務重新參與未來的項目。

        太陽自動化從2013年開始生產其CorrStream水性油墨高速印刷機,但最終又決定回到其制造瓦楞紙送紙裝置的核心業務。去年,該公司將噴墨項目轉讓給了多米諾印刷科技。多米諾稱其瓦楞紙數字印刷設備為X630i,在3,000x1,345mm的印刷區域上提供高達75m/min的速度。到目前為止,有一臺X630i已經賣給了美國肯塔基州的IndependentII。

        西班牙的Barberán早在2013年就憑借其Jetmaster數字UV噴墨進入瓦楞紙包裝市場。當前機型有六種顏色(CMYK、橙色和綠色)和可變數據支持。Barberán出口經理丹尼斯·范·伊澤魯說:“到目前為止,Barberán已經向全球供應了25條生產線。目前最大的市場是美國,美國的客戶專門使用這臺機器將先用采用膠印裱貼的作業轉換為使用數字印刷,基本上大部分都是展示類包裝,也有工業產品包裝。在歐洲,像斯墨菲卡帕這樣的客戶只將它用于工業包裝的生產,也在部分地替換膠印,但主要是將多達2,500-3,000張的小批量訂單轉換為數字印刷,因為運行成本更低,流程更快。”

        在2016年德魯巴上,高寶雄心勃勃地宣布與施樂合資開發一款名為VariJet106的混合噴墨折疊紙盒印刷機。不久之后,高寶在2019年與得世成立了合資企業。VariJet106現在使用的是得世的噴墨技術。然而,該合資企業繼承了兩個不同的瓦楞紙單通道印刷機項目:得世的SPC130和高寶的CorruJet。SPC130出售給中高產能用戶,而CorruJet則用于滿足非常大產能、高分辨率的需求。

        羅伯特·斯塔布勒領導新的高寶-得世合資企業。這包括后印瓦楞紙部門以及折疊紙盒部門。高寶與惠普通過T1190的合作解決了后印問題,但這不是高寶-得世合資企業的一部分。“對于從加工商到客戶的供應鏈模式,數字化非常有效,”

        EFI在2016年德魯巴展會上憑借其1.8米幅面的六色NozomiC18000進入瓦楞紙數字印刷市場,其銷售額出現了意想不到的增長。它最初是為了紙箱加工商而配置的,并出售給客戶,例如西班牙的Hinojosa(現在有四臺Nozomi機器,據信擁有世界上最大的直接印刷能力)和DSSmithIberia用于這種類型作業的印刷。然而,EFI在2月份,發布了經過修改的1.6米七色版本,該版本針對展示包裝進行了調整,產品交付將于今年晚些時候開始。

        EFI全球企業營銷副總裁肯·哈努萊克說:“令人驚訝的是,展示包裝行業的客戶對這款印刷機表現出濃厚的興趣。我們已經能夠通過專門用于生產的最高效的解決方案來響應需求那個市場。單通道技術如果做得好,有可能改變它所接觸的每一個垂直印刷領域,并為我們的客戶提供前所未有的新機會。”英國用戶德爾塔集團和達勒姆紙箱公司已經在使用1.8米幅面的Nozomi印刷機進行展示和包裝生產,而都柏林的麥高恩斯也安裝了專門用于展示作業的Nozomi。

        自2020年初以來,達勒姆紙箱公司一直在運行其Nozomi。POS業務發展總監安迪史密斯說,“我們想要一臺可以生產POS和電商包裝的機器,其質量可以讓我們的客戶真正產生影響,同時結合周轉速度和能力印刷白色的能力。這臺印刷機幫助我們開辟了市場領域,為我們帶來了新的客戶,并使達勒姆紙箱公司成為公認的知名的3DPOS供應商。它還幫助我們為現有客戶群提供更多的服務,提供創新的解決方案,以及對客戶需求做出快速反應的能力。”

        他說,迄今為止在Nozomi上所做的作業包括,“一些符合POSFSDU的高質量電商包裝,為我們的客戶提供品牌一致性。大型POS運行能力使達勒姆紙箱公司能夠在這個非常被動的世界中快速響應客戶需求,并能專注于需要定制解決方案的企業的區域活動。”EFI聲稱在用于瓦楞紙的高速單通道印刷方面處于市場領先地位,公司在全球范圍內安裝了30多臺,盡管受限于新冠疫情,但2020年其客戶的印刷量仍在增加。

        惠普已經在2016年德魯巴展會上為瓦楞紙預印市場推出了T400S噴墨輪轉印刷機,但也在宣布了單通道的后印瓦楞紙板印刷機C500,作為替代其大型FB10000/11000/15000UV平板印刷機的一種更快的水性單張紙印刷機,主要針對的是瓦楞包裝市場。它在最大為1.32x2.5m尺寸的紙張上使用食品安全水性油墨,運行速度為75m/min。

        第一臺C500于2018年7月安裝在意大利的LIC包裝公司。以色列HPPWI瓦楞事業部的營銷經理莎朗·切斯勒說:“我們目前安裝了9臺C500,五臺在北美,四臺在歐洲。自2021年初以來,我們現有的兩個客戶宣布為他們的工廠購買第二臺C500,北美的另一位客戶也將很快宣布。”

        她指出,純數字印刷的公司(如康普寧紙箱公司)和專注于高價值數字印刷和網絡到包裝(電商)的工廠(如TheBoxMaker)之間的客戶類型各不相同,但大多數加工商已經采用了傳統的膠印或柔印工藝,并正在將客戶的作業轉變為數字生產。其中許多是大批量印刷的工業生產公司,例如意大利的LIC包裝公司、密蘇里州堪薩斯城的先鋒包裝和加利福尼亞州的金西包裝公司。

        “我們的每個客戶都專注于他們對特定客戶的價值主張。例如金西包裝專門從事葡萄酒和農業包裝,因為它的許多客戶來自這些行業。我們真正的水性油墨可安全用于食品包裝,并為這些客戶們提供了這一獨特的優勢??沙掷m性是HPPageWideCorrugated業務的驅動力之一,其運營緊緊圍繞跨越我們整個價值鏈及其他價值鏈的循環經濟。”

        惠普的湯普森銷售范圍涵蓋了大型卷筒紙噴墨印刷機、當前1.06m寬、183m/min的PageWideT440S和巨大的2.8mT1170S(183m/min)和T1190S(300m/min)印刷機等,所有這些都采用了水性油墨。

        到目前為止,值得一提的還有BHS的2.8m預印噴墨項目,該項目由BHS與網屏合作開發RSR噴墨,第一臺測試版本已經在德國的舒馬赫包裝運行。

        來自意大利的蓋爾菲·翁杜拉蒂公司展示了能夠在這些設備上快速個性化或版本輸出的強大潛力,該公司使用其HPPageWideT1170為蘋果種植者集體梅琳達印刷包裝。2016年,梅琳達通過印刷帶有社交媒體活動支持信息的蘋果盒,為遭受毀滅性地震襲擊的地區籌集資金。2019年的第二個活動通過在1000個不同的紙箱上貼上具有個人故事的個體蘋果農的照片來促進蘋果的銷售。當紙箱被堆放在商店里時,每個紙箱的旁邊都展示了不同的農民圖片。

        將數字瓦楞紙案例研究與折疊紙盒公司的案例研究進行比較是有益的。折疊紙盒行業不僅限于數量有限的新奇產品,還有來自知名品牌的個性化禮品、紀念品和收藏品。數字瓦楞紙箱市場則是一個更加穩固的市場,使用者正在發揮他們的想象力,提供充分利用數字技術的適當生產運行的應用市場,例如為小客戶提供優質產品,為大品牌提供更多SKU選擇,以及適應區域或季節性變化的產品。

    文章關鍵字:
    版權與免責聲明
    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包裝印刷網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的原創內容,但請嚴格注明"來源:包裝印刷網";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db123@netsun.com,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在線客服

    微信掃描二維碼立即加入
    包裝材料交流群通訊錄
    手機名片 旺鋪免費注冊
    亚洲无码一区
    <td id="yq6sg"><source id="yq6sg"></source></td>
  • <xmp id="yq6sg"><samp id="yq6sg"></samp>
  • <menu id="yq6sg"><input id="yq6sg"></input></menu>
    <samp id="yq6sg"></samp>